教育资讯>教育新闻>浏览文章

教育技术人到底该干什么?

0人浏览0评论

教育技术走到今天,已面临一个转折点,无论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这已经是一个摆在我们面前的基本事实。是依然自我感觉良好,在自己的小圈子里自娱自乐;还是承认现实,积极应对,努力转型,迎接挑战。每一个教育技术人都可以做出自己的选择。

诚如李康老师所说,技术已经越来越智能化、傻瓜化,原来横亘在技术与学科教师之间的壁垒已经基本消失,教师完全可以在不需要我们教育技术人的帮助下完成一些基本的技术应用研究与实践,如微课的制作、录像的拍摄等;而复杂一点的技术支持与服务,已由专业公司和企业顶替。学校里的教育技术人已逐渐散失其职业生存的空间,只剩下一些资源建设和数字化平台的管理工作还可以勉强维持。等到基于移动学习平台的智能手机教学成为主要的学习方式之后,以往那种基于局域网和PC端的传统教学平台也将逐渐退出历史舞台,资源建设也完全可以由学科教师自己或在专业公司的帮助下完成,那时学校的教育技术人将更加无事可干了。

今天,搞技术开发,除了像清华大学这样的教学团队之外,大部分高校的教育技术团队都做不到,即使有些能做一些小的技术开发,也赶不上专业公司的技术实力;搞教学,我们比不过学科教师;搞研究,我们研究什么呢?如果我们的研究不能回答教育教学中遇到的真实问题,如果我们的研究不能为当下的教与学指明前进的方向,只会跟着技术进步的脚步去远望一番,遐想(瞎想)一番,就像现在大家热衷于谈论VR\AR\MR一样,恐怕我们依然得不到学校和老师们的尊重。试问,哪一个AR\VR\MR产品是我们教育技术人开发的?我们又为这些技术在教育教学中的落地生根做了什么?现在谈这个是不是还有点远?日常教学中有那么多问题我们不去关心,比如如何解决课堂低头族问题、智能手机到底应不应该进课堂?如何应对信息超载和碎片化挑战等等,却去关心下一个十年才有可能应用到教育中的技术,这是不是一种避实就虚、回避困难问题、专找怎么说都可以的软柿子捏?这也是我说教育技术不接地气的原因之一。

多年前我曾经提到一个“断桥现象”,就是搞理论的人不懂实践,搞实践的人缺少理论指导;搞技术的人不懂教学,搞教学的人不知道如何使用技术的现象。这种现象如今依然存在,而这正是我们教育技术人的着力点。教育技术人最应该做的就是通过自己的努力,把这一段“断桥”接续起来。我曾经观察过单纯由学科教师(包括国家级教学名师)主持的教学改革试验,这些老师的教改虽然比较 切合本学科的教学实际,但由于缺乏理论的指引,目标不够明晰、方法不够专业、研究不够系统,中间有不少本可避免的曲折与弯路,如果能及时得到教育技术方面的专业性指引,进步会更快一些。

但教育技术人要能给学科教师专业性指引,自己首先必须从事教学改革实践活动,自己必须先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必须亲力亲为,从实践中积累丰富的经验与教训。比如谈微课、谈慕课、谈翻转课堂,你自己必须先在自己的课堂中做过、试验过,自己没有试过的千万不要去跟学科教师谈,否则你谈的都是从理论到理论,完全说不出实践中可能遇到哪些真实的困难与问题,以及如何才能解决这些问题。这些年我常常接到微课、慕课、翻转课堂方面的培训讲座邀请,我大都一口拒绝,我说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因为当时我自己还没有亲自实践过,我不能忽悠人。直到我自己也在教学中实践过,掌握了第一手材料之后,我才敢接少量这类讲座的邀请,而且只讲自己熟悉的部分,不熟悉的不讲。遇到老师们提问,我知道的就回答;不知道的就如实告诉老师们,这个问题我还没有研究过,所以回答不了。抱歉!

有些老师不明白为什么我总是在自己的课堂上进行各种教学试验,而且从不肯停下了。他们甚至认为我是在“折腾”。他们不明白,教育技术人就该干这个呀!你自己不试验新技术新模式新方法,如何教老师们试验?我们不能让老师们做新技术新模式新方法的“白老鼠”,我们自己应该去做这个“白老鼠”,然后把真实的结果告诉老师们,让老师们少走弯路。这才是教育技术人最该做的事情呀!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我不“折腾”,学科老师就有可能“被折腾”!毕竟学科老师还要干自己的专业,他们不像我们一样有专门的时间和条件来做教改实验这件事情,而这就是我们教育技术人的机会和价值之所在呀!李康老师说教育技术人要把工作重心放在教学设计方面,搞教学设计靠什么?靠一些过时的理论和模式?错!如果你头脑中没有装满大量的各种教学实践与应用场景,你没有一线教学的丰富的经验和隐性知识,你拿什么来做设计?教学设计和其他设计一样,不光是理论活,更重要的是经验活。

除了亲力亲为进行各种教改实验之外(我还要特别强调,这种试验要尽可能在常态化教学中进行,而不是在实验控制条件下进行),教育技术人还应该把研究领域拓展到传统的教育学领域,去与我们的其他教育学同行争地盘、抢项目,去从事教育学理论方面的研究。因为现在是信息时代,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的结合越来越紧密,今天的教育学理论若离开技术这个要素肯定要落后于时代,而这正是我们的强项。所以我们要有雄心壮志向传统教育学领域去开疆拓土,建立信息时代全新的教育学理论体系。


关键字:
网友评论
    热门文章